快捷搜索:  

四川成都一个网红社区的进阶史

从成都地铁3号线红星桥站出来,一眼望去,便是(shi)林立的(de)高楼。往里走,有一栋非常亮眼的(de)现代化建(jian)筑,外层贴着灰色复古墙砖,里面是(shi)暖黄色调。这是(shi)曹家巷社区党群服务(fuwu)中心,也是(shi)地瓜社区所在地。

“你(ni)很难想象吧,这里,就是(shi)我(wo)曾经住的(de)地方,那时候还是(shi)一片棚户区。”阚锐指着眼前明亮的(de)玻璃房子说。

曹家巷修建(jian)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成都一环核心位置,曾是(shi)中心城区最大的(de)危旧房(棚户区)。经过改造升级,现在已蜕变成网红打卡地。

在老成都人(ren)的(de)故事中,与曹家巷或多或少有着不同程度的(de)情感链接,37岁的(de)阚锐是(shi)其中一个。

“曹家巷人(ren)因地制宜发展,坐在家门口就把生意做了。”在阚锐的(de)记忆中,家里先后做过踏花被、公(gong)用电话(dianhua)、布料等生意。2002年开始,马鞍东路的(de)“粽子一条街”逐渐发展起来,阚锐一家就以卖粽子为主。子承母业(ye),他(ta)也因此有了个绰号——粽子哥。自小长在曹家巷的(de)他(ta),见过曹家巷不同的(de)面孔,熟悉这里的(de)每一寸变化,不管是(shi)洋盘的(de)、落寞的(de),还是(shi)网红的(de)。从“老大难”到网红社区,他(ta)的(de)故事,也是(shi)一部曹家巷的(de)“进阶史”。

◆ “老大难”

7月末的(de)一个下午,地瓜社区的(de)快递收发室,阚锐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xinwen)记者采访时,第一句话便是(shi):“这儿,就是(shi)我(wo)曾经住的(de)地方。”

当然,此时非彼时。上世纪50年代开始,省、市建(jian)筑系统为了改善职工的(de)居住条件,在曹家巷建(jian)起了大量职工宿舍,这些用红砖修建(jian)的(de)苏式三层筒子楼,也是(shi)当年成都市首批楼房。

“那个年代,住在红砖楼房里还是(shi)非常惹人(ren)羡慕的(de)。”阚锐用“洋盘”一词来形容当时的(de)曹家巷。在工地上做了半辈子活儿的(de)父亲,也在那时搬进了曹家巷,“刚搬来时,周边都是(shi)田地。”

“时代变迁,周围的(de)楼房越来越高,曹家巷的(de)房子,也越来越矮了。”阚锐说,特别是(shi)上世纪90年代,曹家巷逐渐破败,曾经让人(ren)艳羡的(de)繁华区,成了北门“老大难”的(de)代名词。

阚锐从出生那一刻起,就生活在这里,“两代人(ren)挤在一个约20平方米的(de)房子里”,没有私人(ren)厨房和厕所,旱厕太脏,厨房三家共用。

让阚锐记忆更为深刻的(de),还是(shi)曹家巷菜市,因为住的(de)人(ren)多,逐渐发展为中心城区最大的(de)临时占道市场,摊位夹杂在红砖楼栋之间,以菜价便宜而闻名。“很多人(ren)不惜多坐几站公(gong)交,多骑几公(gong)里车,来到曹家巷菜市采购。但环境嘈杂,时常臭气熏天,一下雨就泥泞不堪。”

小时候,阚锐的(de)梦想,“就是(shi)盼着房子赶紧拆迁,住上新房。”

◆ 蜕变

这样的(de)梦想,在多年后成为现实。

2012年12月18日上午,曹家巷一、二街坊危旧房(棚户区)片区自治改造附条件协议搬迁动员大会召开,4000多位曹家巷的(de)老街坊参加,也包含阚锐一家。

尽管已过去近10年,他(ta)仍记得彼时的(de)种种细节。为推动拆迁工作,曹家巷人(ren)提出了“居民自治改造”的(de)新模式,摸索出了“依靠群众去做群众工作,依靠多数群众去做少数群众工作”的(de)“曹家巷工作法”。最终,曹家巷一、二街坊棚户区3000多户全部签了字。

2013年9月17日,曹家巷一街坊房屋拆迁工作启动,这“第一拆”,让红砖小楼留在了回忆里。不少老街坊都回到曹家巷,拍下了那颇具纪念意义的(de)一刻。

“从小到大,人(ren)生前二十几年的(de)记忆都留在了这里。”阚锐的(de)讲述里,满满都是(shi)热爱与骄傲——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成都先后掀起了踏花被、传呼机、公(gong)用电话(dianhua)亭、定制服装的(de)潮流,每次潮流,曹家巷都是(shi)“弄潮儿”。“我(wo)爸给我(wo)定制了一身中山装,别提多洋气。”

因为热爱,阚锐一家选择了原地返迁,在附近租了房子,静待新家落成。

2017年,曹家巷一、二街坊棚户区自治改造项目原地返迁住户结算、交房工作正式启动,曾经“脏乱差”的(de)曹家巷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de),是(shi)一幢幢鳞次栉比的(de)高楼。回迁户、外来者、原居民,共同构建(jian)起一个新的(de)曹家巷集体。

这一年,阚锐带着刚满1岁的(de)女儿,终于住进了梦寐以求的(de)崭新高楼,距离曾经的(de)老家、现在的(de)地瓜社区,不过短短几百米距离。

◆ 新社区

城市更新并没有湮没历史的(de)肌理。

“逛曹家巷,‘打开方式’很重要。”采访当天,阚锐带着记者一行从高楼林立的(de)外曹一路穿梭到红墙青瓦的(de)内曹,新旧切换,像是(shi)穿越了半个世纪。街边随处可见的(de)老字号,不仅承载了曹家巷人(ren)半个世纪以来的(de)味蕾记忆,也笼络了一大堆新的(de)忠实拥趸。

老曹家巷的(de)记忆也被搬进了地瓜社区。2018年9月21日,一支由成都市金牛区委组织部、社治委、区民政局、街道办事处等组成的(de)团队(tuandui)(dui)远赴北京,为曹家巷找来了“地瓜播种者”——地瓜社区创始人(ren)周子书。2020年冬天,成都第一个地瓜社区开业(ye)了。

在地瓜社区,你(ni)能看到一种奇妙又和谐的(de)新老融合:一门之隔,门外的(de)老人(ren)围坐在木桌竹椅旁,喝茶谈天;门内,年轻人(ren)喝着咖啡带着笔记本电脑,或自习或办公(gong)。

对(dui)阚锐来说,在地文化是(shi)地瓜社区的(de)灵魂,“在这里,老曹家巷人(ren)总能找到一些历史印记。”

他(ta)口中的(de)历史印记,社区大门“二哥”颜世平的(de)糖油果子小铺是(shi)其中一个。

“这个好(hao)吃!”阚锐笃定地说,“二哥”在成都卖了三十几年的(de)糖油果子,锅子一开就销售一空,很多老成都人(ren)称它(ta)为“成都最资格的(de)糖油果子”。

一年多前,颜世平将糖油果子店开进了地瓜社区。5块钱一串的(de)糖油果子和5块钱一碗的(de)盖碗茶,满足了众多老曹家巷人(ren)的(de)期待,更吸引了来成都感受烟火气的(de)年轻人(ren)。

除了糖油果子店,触发阚锐念旧情怀的(de)历史印记还有很多:呈现曹家巷变迁的(de)手工房子,记录着居民及退役战士保家卫国故事的(de)红砖墙,社区居民捐赠的(de)老物件……这些也无形中加深了“新居民”对(dui)社区的(de)了解。

◆ 新符号

除了老的(de)历史印记,新的(de)符号也正在诞生。采访这天,地瓜社区工作人(ren)员都去了社区核酸检测点辅助现场工作,一头萌萌的(de)蓝色“大象”出现在了检测点。

每每在社区看到这头“大象”,阚锐心中总会泛起阵阵涟漪。“‘曹家象’,仅仅是(shi)名字,就能触及老曹家巷人(ren)内心最柔软的(de)部分了。”今年4月,卡通“曹家象”出现在社区疫情防控一线当起劝导志愿者,这“惊鸿一瞥”,让曹家巷社区的(de)各个居民微信群“炸开了锅”。

那几天,阚锐的(de)手机微信群,每天都能弹出几百条对(dui)话信息,“大家从‘曹家象’聊到曹家巷,又从新曹家巷聊到老曹家巷,勾起了无数的(de)共同记忆。”

阚锐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曹家象”设(she)计,但他(ta)清楚地知道这个社区专属IP的(de)诞生过程。

去年,社区在微信群里征集卡通形象,并在征集的(de)100多份作品中让居民们(men)票选,‘曹家象’的(de)雏形就此被选出。此后,曹家巷社区又与地瓜创新的(de)设(she)计小伙伴沟通进行了一些修改,比如,加上了代表金牛区的(de)牛角、一顶有着“曹家巷”首字母“C”的(de)工人(ren)帽。

“曹家巷曾是(shi)建(jian)筑工人(ren)聚集的(de)地方,工人(ren)帽代表老曹家巷人(ren)的(de)集体回忆,它(ta)很容易让人(ren)共情。”阚锐说。

当然,“曹家象”也并非火在一时。现在,他(ta)是(shi)曹家巷社区的(de)特聘生活委员,是(shi)成都第一个持证上岗的(de)社区虚拟工作者。他(ta)会每周“上班”,跟曹家巷的(de)居民们(men)见面,常态化地参与社区服务(fuwu)工作。“他(ta)也是(shi)女儿的(de)偶像,是(shi)一个满满正能量的(de)榜样。”阚锐笑着告诉记者。

◆ 新连接

在地瓜社区的(de)牵线搭桥下,一些新的(de)连接,正在新老居民之间产生。

“你(ni)很难见到哪个社区像曹家巷这么洋盘。”阚锐指了指眼前这个由售楼部蜕变而成的(de)地瓜社区说,这里既是(shi)居民玩耍休闲的(de)天地,也是(shi)居民自主创业(ye)的(de)孵化园。活动业(ye)态更是(shi)丰富多样,除了早教、美术、音乐、舞蹈、瑜伽、脱口秀、Swing摇摆舞,咖啡、酒吧等年轻业(ye)态也纷纷入驻。

“周围新老居民都很喜欢这个社区空间,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ren)来社区扎堆。”阚锐自己也是(shi)地瓜社区的(de)忠实粉丝,社区策划的(de)亲子类活动几乎场场不落。每次带女儿参加社区活动,总能遇到儿时的(de)玩伴或许久未见的(de)老邻居。

“以前都是(shi)自己玩,现在是(shi)社区组织大家玩。”在阚锐眼中,老曹家巷时代虽然条件艰苦,但“熟人(ren)社会”所构建(jian)的(de)信任与亲密,在当下更显得弥足珍贵。“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开着门,邻里可以随意串门。现在,楼越来越高,门却越来越紧。”而社区,就是(shi)打开那扇门的(de)关键。

他(ta)认为,新的(de)社区,新的(de)符号,新的(de)连接,最终所指向的(de),都是(shi)新的(de)选择。“小时候我(wo)们(men)没有选择,读书只能读对(dui)口的(de)建(jian)工子弟小学,交通大多靠走。但现在,你(ni)可以更多更自由地选择教育、医疗、交通。”

当然,新一代曹家巷居民的(de)梦想也全然不同,“以前我(wo)们(men)的(de)梦想是(shi)‘楼上楼下,电灯电话(dianhua)’,现在人(ren)的(de)梦想,或许就是(shi)‘碧海蓝天,星辰大海’。”

让居民参与到改造工作中,按自己的(de)愿望改造城市,自己做决定,阚锐想,这本身就是(shi)一种社会关系的(de)营造,也是(shi)“居民自治改造”的(de)真正含义。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xinwen)记者 彭祥萍 【编辑:李岩】

山西临汾男子离世 生命在3个陌生人(ren)身上延续

打拐一线的(de)“无名英雄”:用爱与坚持铺就团圆路

30万元可“买”人(ren)才身份?杭州回应将依法处理

佛教中国化是(shi)佛教的(de)世俗化吗?

厦门警方:两名游泳馆教练不配合疫情防控 被行拘

上海开启“炙烤”模式 记者直击高温下的(de)封控社区

直击义乌疫情:病毒隐匿性更强 一县支援一镇保供

四川彭州山洪灾害搜救排查工作接近尾声 已致7死8伤

独家对(dui)话航司(si):滞留三亚旅客离岛航班何种条件可起飞

天气炎热 但别用生命和安全为清凉和玩耍打卡

最具发展潜力的(de)全民健身活动?飞盘掀起新户外运动热

电影节有何文化意涵?

泡泡玛特市值较高点跌八成 盲盒经济退潮?

卖鸡蛋的(de)盲人(ren)张喜平:几十春秋坎坷 从容应对(dui)苦难人(ren)生

隐藏机密文件、违反《间谍法》?特朗普会面临牢狱之灾吗?

31省份7月CPI出炉:8地物价涨幅收窄,有你(ni)家乡吗

反腐风暴持续 河南金融监管系统1个月内7人(ren)被查

抛开年龄“枷锁” 中国涌现“逆社会时钟”人(ren)群

曹家巷,进阶,大象,二哥,地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123人留言! 共有:123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