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铜奔马玩偶遭盗版,文创维权亟待加重

今年夏天,甘肃省博物馆文创团队(tuandui)(dui)以出土于甘肃、作为中国旅游标志的(de)铜奔马为主题,创作了一款做着体操、“马超龙雀”造型的(de)玩偶。这款玩偶因形象呆萌而“圈粉”无数。正当文创人(ren)员在喜悦中加班加点补货时,一些不法商家趁机在电商平台上售卖盗版产品(chanpin),销售量达10万件以上。

这几年,各地博物馆积极挖掘馆藏资源,以文创产品(chanpin)带动文物“活起来”。与此同时,IP侵权案例时有发生,网红博物馆文创产品(chanpin)屡遭低劣产品(chanpin)仿冒。

盗版侵权行为窃取开发者智慧

半月谈记者发现,部分售假平台商铺为了迷惑消费者,有的(de)标注“官方正品”,有的(de)盗用甘肃省博物馆原创宣传视(shi)频(pin)和图片,货源却来自一些地方未经官方授权的(de)小作坊。这些盗版玩偶假借“正品”之名,在正版产品(chanpin)问世之初,便依托成熟销售链条抢先占领市场。

铜奔马玩偶文创团队(tuandui)(dui)对(dui)此又伤心又无奈。“一件文创产品(chanpin)的(de)生产周期一般在3至6个月,成本至少有十几万元,而盗版者仅靠简单复制创意就窃取了开发者的(de)智慧。”甘肃省博物馆文创中心负责人(ren)崔又心说,他(ta)们(men)团队(tuandui)(dui)自2015年成立起始终坚持原创,在开发设(she)计的(de)2000多款文创产品(chanpin)中,铜奔马玩偶是(shi)第一款真正火遍全网的(de)“现象级”作品。

半月谈记者从敦煌研究院了解到,2019年以来,数代人(ren)传承并开发出来的(de)“敦煌系列”,遭遇多起侵权事件,涉及文创产品(chanpin)或联名产品(chanpin)、文字美术作品、商标或官方标识等多个方面。

北京薪火相传文化艺术有限公司(gongsi)(gongsi)常年负责举办艺术展览。该公司(gongsi)(gongsi)创办人(ren)黄炫梓表示,公司(gongsi)(gongsi)曾为了推广IP和其他(ta)企业(qiye)合作,合作企业(qiye)却抢注了相关商标。

创意不易,维权更难

业内人(ren)士表示,一件文创产品(chanpin)从授权到设(she)计开发,再到打样上市,经历环节不少。相关企业(qiye)既要花费大量资金聘请创意团队(tuandui)(dui)打造IP,又需数月不断打磨优化IP。即便如此,IP能否成为爆款仍是(shi)未知数。一旦精心打造的(de)IP没有成为爆款,文创企业(qiye)就要重新打造。

粗制滥造、低价销售的(de)盗版文创产品(chanpin),仅需要通过简单生产,就能抢占本属于正版文创产品(chanpin)的(de)市场。一些文创企业(qiye)负责人(ren)坦言,企业(qiye)要想做下去,既要有长期稳定的(de)资金投入,又得持续开拓创意空间。如果产品(chanpin)效益长期被盗版“收割”,企业(qiye)运营将难以为继。

崔又心介绍,自2015年开始和甘肃省博物馆合作开发文创产品(chanpin)以来,他(ta)们(men)连年亏损,直到2019年才勉强实现收支平衡。这两年,团队(tuandui)(dui)为维持运营,员工从80人(ren)裁至30人(ren),要不是(shi)这次铜奔马文创产品(chanpin)爆火,下个月工资都没着落。“铜奔马文创产品(chanpin)大火,本来像一支强心剂坚定了团队(tuandui)(dui)的(de)决心,如今却遭遇盗版当头一棒。”

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杨建(jian)仁、兰州文理学院旅游学院院长高亚芳等表示,文创产品(chanpin)让文物走出博物馆,吸引更多年轻人(ren)主动感知优秀传统文化,是(shi)真正意义上的(de)文物“活化”利用。文创领域屡禁不止的(de)盗版侵权行为,损害了原创人(ren)员的(de)切身利益,破坏了文物活化利用、良性循环发展的(de)根基。

受访法律人(ren)士表示,原创者发现被侵权后,理论上可以向平台申诉下架侵权产品(chanpin),对(dui)侵权商家提起诉讼。但维权成本高、时间(shijian)长、举证难度大等因素,导致原创者难以获得相应赔偿。在“非法获利额大于判赔额”时,一些商家会选择违法。

文博单位负责人(ren)表示,相关侵权行为发生的(de)渠道多、地域范围广,监测和溯源难度大,且相关单位多为研究型机构,缺乏专门法律人(ren)士,难以真正维权。“况且我(wo)们(men)也不能把时间(shijian)总浪费在维权上。”黄炫梓说。

加大监管和赔偿力度,完善原创保护机制

北京市海淀区人(ren)民检察院 2021 年发布的(de)《知识产权·服务(fuwu)科创检察白皮书》显示,2011年4月至2021年3月,科创文创领域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占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受案总数的(de)近69%;上海市普陀区人(ren)民法院发布的(de)《涉文化创意产业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司法审判白皮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该法院受理涉文化创意产业的(de)知识产权案件共计4902件,占全部知识产权案件的(de)37%。

在一些事件中,即使最终维权成功,所获赔偿往往也与损失不成比例,甚至会是(shi)零赔偿。

在铜奔马玩偶侵权事件中,甘肃省博物馆第一时间(shijian)发出严正声明,称拥有此款铜奔马毛绒玩具的(de)独家版权,没有向任何第三方授予生产权和销售权。但是(shi),声明发表后,仅部分商铺经协商后下架相关侵权商品,且没有作出任何赔偿。

据了解,前几年,在另一起侵权案件中,甘肃省博物馆团队(tuandui)(dui)也曾作为原告起诉过相关厂商和部分网点,换来的(de)仅仅是(shi)相关方停止生产和销售。

文创不易,保护创造性很重要。甘肃省文物局局长程亮等表示,文创产品(chanpin)承载厚重的(de)历史文化底蕴,因其轻量化和创意化等特征,在文化传播中甚至发挥着比文物本身更为独特的(de)作用。未来应加强行业监管,加大文创侵权赔偿力度和全链条打击力度,尤其要防范不法商家将盗版文创产品(chanpin)“改头换面”后又继续生产销售,牟取暴利。

同时,完善原创保护机制和产权保护机制,如设(she)立国家文创艺术基金,扶持国家重点文物衍生品研发设(she)计,让优秀传统文化在新时代通过更多新兴载体实现有序传播、有趣传承。用中国创意讲好(hao)中国故事。

来源:《半月谈》2022年第15期

半月谈记者:宋常青 姜伟超 何问 郎兵兵 【编辑:陈海峰】

山西临汾男子离世 生命在3个陌生人(ren)身上延续

打拐一线的(de)“无名英雄”:用爱与坚持铺就团圆路

30万元可“买”人(ren)才身份?杭州回应将依法处理

佛教中国化是(shi)佛教的(de)世俗化吗?

厦门警方:两名游泳馆教练不配合疫情防控 被行拘

上海开启“炙烤”模式 记者直击高温下的(de)封控社区

直击义乌疫情:病毒隐匿性更强 一县支援一镇保供

四川彭州山洪灾害搜救排查工作接近尾声 已致7死8伤

独家对(dui)话航司:滞留三亚旅客离岛航班何种条件可起飞

天气炎热 但别用生命和安全为清凉和玩耍打卡

最具发展潜力的(de)全民健身活动?飞盘掀起新户外运动热

电影节有何文化意涵?

泡泡玛特市值较高点跌八成 盲盒经济退潮?

卖鸡蛋的(de)盲人(ren)张喜平:几十春秋坎坷 从容应对(dui)苦难人(ren)生

隐藏机密文件、违反《间谍法》?特朗普会面临牢狱之灾吗?

31省份7月CPI出炉:8地物价涨幅收窄,有你(ni)家乡吗

反腐风暴持续 河南金融监管系统1个月内7人(ren)被查

抛开年龄“枷锁” 中国涌现“逆社会时钟”人(ren)群

文创,文化创意产业,中国创意,宣传视频,半月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576人留言! 共有:576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张德曜 说: 写得好,必须顶
李会娟 说: 坚决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
王雨辰 说: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张凯淇 说: 坚持就是胜利
钟天淳 说: 为人民服务
加载中......
发表评论